太钢不锈(000825.CN)

太难了!长江健康定增股东持股四年仍亏损 拟清仓超2亿股

时间:20-09-06 19:38    来源:东方财富网

原标题:太难了!长江健康定增股东持股四年仍亏损,拟清仓超2亿股

8月31日~9月5日,共有73家上市公司提出减持计划,3家上市公司提出增持计划。

8月24日~8月29日,共有80家上市公司提出减持计划,有1家上市公司提出增持计划。

本周A股市场有所调整,提出减持公司家数减少而增持公司增多,一是由于前期已有多家科创板、中小创公司股东趁高点提出过减持计划;二是反映出在市场回调后,产业资本、一级市场投资者套现冲动下降,而一些公司股东的市值管理需求增加。

  长江健康、高新兴将被股东大额减持

本周抛出减持计划的公司中,涉及数量最多的是长江健康。

9月2日晚,长江健康发布公告称,公司持股5%以上股东杨树恒康和中山松德拟减持所持公司股份。其中,杨树恒康拟计划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,以集中竞价、大宗交易、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公司股份8051万股(占公司总股本6.51%);股东中山松德计划在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,以集中竞价、大宗交易、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1.44亿股(占本公司总股本11.66%)。如果减持完毕,两家公司将实现对长江健康清仓。

杨树恒康、中山松德所持股份为2016年长江健康定向增发时所获得。当时长江健康的前身——长江润发以14.31元/股发行2.23亿股,并支付现金3亿元,共计作价35亿元,收购长江医药投资100%股权。同时,以16.62元/股发行股份,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12亿元,投向医药项目。

长江健康在2018年度、2019年度曾经实施过一次10转7派现5元、一次10转5派1元的分红预案。两家股东的持股成本下降至约每股5.34元。但按照目前长江健康的市价每股4.09元计算,依然处于亏损状态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两家公司今年2月7日已提出过相同的减持方案,但半年过去却一股未动。这可能一方面与账面浮亏有关,另一方面长江健康股价表现不佳——2月8日至今,长江健康下跌12.61%,远远落后于同期中小创指数。

股价表现不佳的背后是公司遇到的烦心事。2018年7月14日,长江医药投资斥资9.3亿元收购华信制药60%股权,上市公司与出让方因业绩承诺补偿款及股份转让款等问题出现纠纷。2020年3月,长江健康审计工作组进入华信制药,华信制药董事、总经理马俊华组织人员多次围堵,阻挠审计,导致审计未成功。长江健康认为,华信制药大概率业绩滑坡并失控,计提6.64亿元商誉减值,导致上市公司2019年度亏损,且还收获了审计师出具的保留意见审计报告。

今年上半年,长江健康实现营业收入20.11亿元,同比下降19.85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.62亿元,同比下降4.74%。可以看出,相比主营业务虽不出众,但也差强人意。不过股价上看,投资者对公司仍报以观望态度。

无独有偶,另一家减持数量较多的上市公司也出现了业绩大滑坡。9月2日,高新兴公告,直接持有公司4.74亿股股份(占当前总股本的27.02%)的公司控股股东、实际控制人刘双广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,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合计不超过1.05亿股,即不超过当前总股本的6%。

高新兴目前在资本市场上占据了ETC、芯片、5G、虚拟现实等众多概念,而且还和腾讯有合作——7月14日晚公司公告,公司于14日与腾讯云签订了《腾讯云与高新兴战略合作伙伴协议书》,双方将围绕智能交通、智慧城市等重点领域展开深度合作,共同探索新基建背景下智能交通的市场机会。

不过,公司的财务数据就比较难看了。2019年公司巨亏11.57亿元,2020年上半年又亏损5684万元。去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计提商誉减值超过10亿元。

近期高新兴股价表现活跃,盘面上看,本周五公司股价逆势上涨超过3%。但由于其基本面的原因,投资者可能还应保持一定谨慎。

3家提出增持的公司今年以来股价均不佳

增持方面,三家提出增持的公司分别是濮耐股份、银都股份、太钢不锈(000825)。

濮耐股份的增持主角是董监高。9月4日濮耐股份发布公告,公司于2020年9月4日收到公司部分董事及高管史道明、曹阳、马文鹏、刘连兵、韩爱芍、金宏峰关于其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通知,上述6名股东拟自2020年9月5日起的未来6个月内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,其中曹阳拟增持金额不低于60万元,其余5名股东均不低于40万元。

濮耐股份主营耐火材料原料和制品、功能陶瓷材料、高温结构材料等。近年来其业绩不温不火,股价也同样不温不火。2019年公司实现净利润2.52亿元,同比增长13.88%。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.68亿元,同比增长26.9%。今年以来其股价上涨12.59%,但绝对股价不足5元,只相当于十年前历史高点的四成(复权后历史最高价为2010年的12.81元)。董监高增持或有给市场传递信心的意味。

银都股份的增持是由控股股东夫人担纲。9月2日,银都股份公告,控股股东周俊杰之配偶戚国红通过上交所交易系统以平均价格约11.25元的价格增持公司A股股份共计170.13万股,增持金额约1914.74万元。本次增持的A股股份占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0.4149%。戚国红拟在未来6个月内继续增持公司股份,累计增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%(含本次增持),累计增持的总金额不超过5000万元。

银都股份主营多功能环保型冷藏箱系列产品、制冰机、西厨设备等。因此还在今年上半年被归入了“地摊经济”概念股。但公司6月3日晚间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,“地摊经济”概念相关终端客户占公司销售额的比例较小、毛利率较低,预期不会对公司未来营业收入、利润增长产生实质或重大影响。

今年上半年银都股份实现净利润1.19亿元,同比下滑20.43%。其股价今年以来上涨10.17%,也较其历史高点腰斩了三分之二。

太钢不锈则已经是大幅破净。9月2日,太钢不锈公告,控股股东太钢集团于2020年9月2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了公司股份1355.7882万股。太钢集团计划于本次增持之日起不超过6个月内继续增持公司股份,金额(含本次增持)不低于1亿元、不高于2亿元。本次增持计划包括之前太钢集团将以不低于3600万元增持公司股票的承诺在内。

9月4日太钢不锈收于每股3.83元,而其中期每股净资产为5.61元。破净股的大股东、或是董监高等提出增持屡见不鲜,但一般而言是否市场买账仍有不确定性。

如成都银行在7月完成了一轮董监高的增持,之后8月中旬公司股价一度上升到1.1倍每股净资产附近。浙商银行也在去年年底宣布过增持,但今年以来浙商银行股价跌幅仍然近9%,且目前市净率只有0.8倍。

总之,决定股价走势的因素很多。提出增持的上市公司往往股价长期没有太大起色,可能其所属行业也并非当下热点,因此增持本身短期不会激起太大浪花。提出减持的上市公司也不一定就没有投资人接盘,如果它们具有很好的概念和业绩前景,同样不愁市场认可,今年上半年的宁德时代就是个例子。投资者应予以辨别、谨慎对待。


(文章来源:每日经济新闻)